Thursday, August 15, 2013

赫赫有名的巴林银行(Barings Bank)是如何倒闭的?

巴林银行(Barings Bank) 创建于1763年,创始人是弗朗西斯·巴林爵士,由于经营灵活变通、富于创新,巴林银行很快就在国际金融领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业务范围也相当广泛,无论是到刚果提炼铜矿,从澳大利亚贩运羊毛,还是开掘巴拿马运河,巴林银行都可以为之提供贷款,连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 – 伊丽莎白女王也信赖它的理财水准,并是它的长期客户。
故事始于尼克里森于1989年7月10日正式到巴林银行工作。这之前,他是摩根斯坦利银行清算部的一名职员。进入巴林银行后,他很快争取到了到印尼分部工作的机会。由于他富有耐心和毅力,善于逻辑推理,能很快地解决以前未能解决的许多问题,使工作有了起色,因此,他被视为期货与期权结算方面的专家,伦敦总部对里森在印尼的工作相当满意,并允诺可以在海外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职务。
1992年,巴林总部决定派他到新加坡分行成立期货与期权交易部门,并出任总经理。尼克里森买卖的是一种最简单的金融衍生工具 – 日经指数225(Nikkei 225)的期货指数,这是日本225种股票的价格指数,类似于美国的道琼斯指数。这种交易并不复杂,里森对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日本股票和债券设定一个可随时兑现的赌注,这种方式类似于拉斯维加斯那种被称之为“过或不及”的足球赌博,即赌球赛的结果超过或不及某一比分,而里森赌的是日经指数超过或不及某一点数;所不同的是,在美式足球赌博中,如果他输了,只赔掉他的下注;而在期货市场,交易者只需拿出一个很小的比例(这一比例为6%)压在桌上,所以得失可能超出赌注的许多倍。
巴林银行从新加坡的期货公司赚来的利润主要是内部交易中的套汇,即在东京和新加坡各交易所之间的转手掉期,银行认为这种交易对巴林银行并不构成真正的危险。1993年,年仅26岁的里森已经达到了事业的巅峰,为巴林银行赚得1000万英镑,占巴林当年总利润的10%,颇得老板的赏识和同行的羡慕。当时里森只有25岁,并在新加坡被非正式地封为日经指数之王。他的这一声誉是因为他有本事察觉日经指数微小的变化,无论是在新加坡还是大坂,他总是在价低的地方买进,在价高的地方卖出,从中赚取数百万美元。
由于那个年代并非像现在这样通过网际网络进行下单,而是交易员使用传统的手势方式在场内进行买卖交易,因此错误在所难免,常有人会将“买进”手势误为“卖出”手势;有人会在错误的价位购进合同;有人可能不够谨慎;有人可能本该购买六月份期货却进了三月份的期货,等等。一旦失误,就会给银行造成损失。在出现这些错误之后,银行必须迅速妥善处理。如果错误无法挽回,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将该项错误转入电脑中一个被称为“错误帐户”的帐户中,然后向银行总部报告。
巴林银行原本有一个“99905”的“错误账号”,专门处理交易过程中因疏忽造成的错误。这原是金融体系运作过程中正常的错误账户。1992年夏天,伦敦总部要求里森另设立一个“错误账户”,记录较小的错误,并自行在新加坡处理,以免麻烦伦敦的工作。于是里森又建立了一个在中国文化看来非常吉利的“88888”错误账户。几周后,伦敦总部升级了原有的电脑系统,因此要求用原来的99905的帐户来与伦敦总部联系,但这个已经建立的88888错误帐户,却没有被关闭。就是这个被忽略的“88888”账户,日后改写了巴林银行的历史。
1992年7月17日,里森手下一名交易员金姆·王误将客户买进日经指数期货合约的指令当做了卖出,损失是2万英镑,当晚清算时被里森发现,但里森决定利用“88888”账户掩盖失误。几天后,由于日经指数上升,损失升到了6万英镑,里森决定继续隐瞒这笔损失。祸不单行,另一个与此如出一辙的错误是里森的好友及委托执行人乔治犯的。刚与妻子离婚的乔治整日沉浸在痛苦之中,并开始自暴自弃,作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最棒的交易员之一,里森很喜欢他,但乔治不久后就开始出错了:里森示意他卖出的100份九月的期货全被他买进,价值高达800万英镑,而且好几份交易的凭证根本没有填写。为了掩盖失误、隐瞒损失,里森将其记入“88888”账户。
此后,类似的失误都被记入“88888”账户。里森不想将这些失误泄露,因为那样他就只能离开巴林银行,但账户里的损失数额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如何弥补这些错误并躲过伦敦总部月底的内部审计以及应付新加坡证券期货交易所要求追加保证金等问题,成了里森头疼的事情。为了弥补手下员工的失误,里森将自己赚的佣金转入帐户,但前提是这些失误不能太大,所引起的损失金额也不能太大,但乔治造成的错误确实太大了,急于想挽回损失的里森开始从蓄意隐瞒走向另一种错误 – 冒险。
为了赚回足够的钱来补偿所有损失,里森承担愈来愈大的风险。他当时从事大量跨式部位交易,想从此交易中赚取期权权利金,但如果运气不好,日经指数变动剧烈,此交易将使巴林银行承受极大损失。幸运的是当时日经指数稳定,里森在一段时间内做得还极顺手,到1993年7月,他已将“88888”帐户亏损的600万英镑转为略有盈余。当时里森的年薪为5万英镑,年终奖金则将近10万英镑。如果里森就此打住,那么,巴林的历史也会改变。
人算不如天算,之后的一段时间市场价格破纪录地飞涨,用于清算记录的电脑故障频繁,等到发现各种错误时,里森的损失已将近170万美元。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里森决定继续隐藏这些失误,记录到了“88888”账户。
1994年7月,“88888”账户的损失已达5000万英镑。此时的里森成了一个赌徒,他一边将巴林银行存在花旗银行的5000万英镑挪用到“88888”账户中,一边造假账蒙蔽巴林银行的审计人员。他幻想着以一己之力影响市场的变动,反败为胜,补足亏空。
1994年11月下旬或12月,里森决定要赌日经指数不会掉到19000点以下,于是大量买进日经225指数期货合约和看涨期权。这似乎是一个安全的下注,日本经济在30个月的萧条后已开始复苏。私设的88888号帐户还有一个便利之处:里森在伦敦时已学会把现金转入适当的户头,在当时不论是在大坂还是新加坡,都要求在交易日结束时即时交割交易合同的差额。由于“88888”帐户名义上归巴林银行所有,看起来巴林似乎自动地得到支付。
1995年1月16日,日本关西大地震,股市暴跌,里森所持多头头寸遭受重创,损失高达2.1亿英镑。这时的情况虽然糟糕,但还不至于能撼动巴林银行,只是对里森来说已经严重影响其光荣的地位。里森凭其天才的经验,为了反败为胜,再次大量补仓日经225期货合约和利率期货合约,头寸总量已达十多万手。
要知道这是以“杠杆效应”放大了几十倍的期货合约。当日经225指数跌至18500点以下时,每跌一点,里森的头寸就要损失两百多万美元。
1995年2月23日,是巴林期货的最后一日,这一天,日经指数下跌了350点,而里森却买进了市场中所有的合约,到收市时,里森总共持有61039份日经指数期货的多头合约和26000份日本政府债券期货的空头合约,而市场走势和他的操作完全相反,里森带来的损失达到8.6亿英镑,这是巴林银行全部资本及储备金的1.2倍,最终把巴林银行送进了坟墓。
1995年2月23日傍晚,已经赔光了整个巴林银行的里森踏上了逃亡的旅程。但是,惊弓之鸟般的逃亡生涯仅仅持续了4天,1995年2月27日,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刚刚走下飞机悬梯的里森被捕了。
1995年11月22日,尼克里森再次变成了全球的新闻焦点,他从德国被引渡回新加坡,而仅仅一周之后,被送上了审判台。根据新加坡《证券交易法》,尼克里森因欺诈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半,从而变成了新加坡塔那梅拉监狱中的阶下囚。
1999年7月,尼克里森因患癌症被保外就医,他回到了伦敦。此前,他在狱中撰写了《我如何弄跨巴林银行》。在书中,里森描述了整个事件的真实经过。
巴林银行在倒闭后,以1英镑的象征价格卖给荷兰的ING集团,并成为该集团成员之一。